赛事评论 Critics of Prize

荒寒之地

这不是一出排练好有剧情的剧目,却让你如同在剧场里看得见他的一举一动;这也不是一场浓缩着醒不来的梦,却让你如同在梦里怀疑他迷失的真实。

林文的绘画呈现出强烈的剧场感和梦境感,置自身于其中,想要窥探发生了什么,却发现仿佛时间静止。寻找时间的痕迹,振翅的鸟、坠落的星球、凋零的树、散落的书、有意识的人……它们会告诉你,一切是那么矛盾,矛盾到吸引。平常不会出现在同一时空的意象被林文有意地并置在画面中,它们的矛盾和谐地共存着,被整个画面的幽暗、破败的气氛所隐藏。可当时间的秒表又动了些,一切还是没有变,恍惚间,留下瞬间的触动和无尽的疑惑。

《寒床之隐觅》布面油画  180 x 100 cm 2014

该作品入围2016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作品展

并非林文本是如此神秘的一个人,他建立的绘画语言与他在2014、2015两年间所得的“精神癔症”有关。

自2009年他便开始学习油画,早年的学习为他奠定良好的绘画基础,而创作的个性还没有明显显现。2014年莫名其妙的病痛扰乱了他的学习和生活,之后医生将其定为“神经衰弱”加“轻度抑郁”。他并没有因为病痛而失去自我意识,也并没有丢掉画笔,为此而终日的自我精神博弈无时无刻不纠缠着他,让他不断询问自己,检视自己。据林文自己说,那段时间他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躺在床上、跑医院做检查、照镜子看舌苔。在时刻关注自身病症的同时,生活的间隙他以绘画来排解负能量,思维与身体的配合劳动在此期间不断反复激发出强烈的身体意识,在那期间做过奇怪的梦也给了他思考的空间。可以说,迷惘的时光启发了林文,让他不断认识自己,认识自己钟爱的绘画。“寒床”系列作品正是饱含了这种自我精神的存在感,也成为林文自此迷恋的绘画语言之一。到了2015年,更严重的抑郁症侵袭了他,那一年的他几乎离开了绘画。庆幸的是,慢慢从生活中寻找的自信和价值感帮他恢复过来,他感言:人很渺小,很孤独,人生却很长,所有的事情都会过去。

《寒床之逃壁》布面油画 180 x 100 cm 2014

《寒床之旷野上的无字碑》布面油画 100 x 180 cm 2014

《寒床之白日梦》布面油画 200 x 280 cm 2016

《寒床之不安》布面油画 200 x 180 cm 2016

《寒床之飘》纸本综合材料 25 x 35 cm 2015

较于“寒床”的个人倾向,“湿地”系列作品联系到个人欲罪与社会的病态。破烂不堪的场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如今每个城市大大小小的拆迁房区,人们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坏、新修、重建房屋,闲置着裸露丑陋的地皮下夹杂着不同的欢愉和憎恨。那如同玻璃渣倾泻下来的顶帘,刺痛着人心,无处躲藏。

人们总知晓如何隐藏自己的贪婪罪性,像《隐觅》、《湿地之对峙》中穿上了白色实验服装、戴上防毒面罩的人一般,他们占据着画面最重要的位置,对自在之物、对无知之物,实验都在人们的计划掌控里泛滥。在画里,看不到生命一丝挣扎的样子,像标本一样死寂。

《湿地之无人区》布面油画 170 x 130 cm 2016

《隐觅》布面油画 150 x 150 cm 2014

《湿地之对峙》布面油画 160 x 175 cm 2016

其实在“被异端悬置的人”系列中,林文已经开始尝试探讨人的罪性问题,“异端”遮蔽了人的良知,人的躯体木讷而僵硬,所谓的道德、知识如死灰散尽,这成为林文联系个人与周遭环境的重要议题。“寒床”和“异端”两个系列几乎同时完成,若将主体意识放大,“异端”源于这个社会也源于我们自身,它饱含了真实存在的很多问题,更时刻提醒着我们,当双眼被遮蔽失去自我的判断标准时,混乱的原罪开始发酵。

动物、植物等自然之物走进了异端人类的社会景观中显得毫无生机,到底有多少伤口?多少溃烂?被异端悬置的人走出寒床,走向湿地,又会面临怎样的困境?去向何方?一面是自我精神消亡的危机,一面是社会现实敲响的警钟,林文慢慢将自我疼痛与现实状况混杂,纠葛中隐喻了内心和末世的凄凉。

凝滞荒寒的意境在林文的每一幅画面中流动,时暗时明,寻找光亮的道路漫长,一瞬间,对其绘画的想象不再静止,唯有期待。

《被异端悬置的人之一》布面油画 100 x 80 cm 2014

《被异端悬置的人之四》布面油画 100 x 130 cm 2014

自创作意识被打开后,林文沉浸于其中,在平时生活中他还会开些天花乱坠的小玩笑,生活状态越来越好。以“寒床”的第一幅绘画入选2016年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对他也是相当大的鼓舞,他说:“约翰·莫尔绘画奖将一件作品作为讨论和选择的依据,这样有它的正反面影响,不过它让绘画回到了视觉生效的原点。也就是说作为一件独立绘画作品,你的作品呈现出来是否感人变得十分重要,这在当下艺术选秀泛滥的生态中是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谈及创作更多的可能性,林文表示想将绘画的尺幅再放大,格局做大,让自己更加放开,以让人的精神纯度更加浓郁。

 

图 /  林文

文 /  谭柳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