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评论 Critics of Prize

线与墨交织的风景

刘永涛早年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的美术教育专业,在校内时,他曾大量接触了各种不同类型的艺术。早期的城市风景主题多以油画的形式表现,之后受到“五色令人目盲”等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刘永涛最终选择了只有黑白灰的水墨作为自己的创作媒材,这种对于单色的极致追求,也许正与他骨子里浸透的对于传统文化的喜好与理解不谋而合。看刘永涛家中的陈设,听他平时播放的音乐,就知道水墨才是他的归宿。经过十数年的曲折探索,如今他的水墨作品形成了一番独特的风貌。回顾刘永涛近几年的作品,其中一脉相承的是他对于真诚的追求,刘永涛认为,艺术家最重要的还是真诚,对作品的真诚,对生活的真诚,这样的艺术才是有价值的艺术,才能感动人,让历史所铭记。

《能够感觉到的风景系列 - 大上海 NO.45》

96 × 65 cm 皮纸、墨汁 2008

该作品入围2010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作品展

刘永涛出生于吉林四平,现今工作并生活于上海。对于来自东北的刘永涛而言,生活在上海的他,无疑是一个异乡人。这种独特的身份,为他提供了一种不同的看待上海这座城市的角度,就此催生出《能够感受到的风景 - 大上海》系列。在这个系列中,刘永涛肆意组合纤细的墨线,杂乱中见秩序,搭建出上海的城市影像。

《能够感觉到的风景系列 - 大上海 NO.53》

96 × 65 cm 皮纸、墨汁 2010

略显无序的画面,实则是刘永涛初到上海时,对于这座城市直观感受的表达。地域的辽阔与人口的高度密集,为上海这座城市带来庞大的体量;经济的高速发展使这座城市无比繁华;而独特的历史人文则赋予这座城市无限的生命力。在异乡的新鲜感,不断催促刘永涛提起画笔,用笔墨记录这座城市背后悠久精彩的历史与故事。

《迷城 - 140402》 55 × 80cm 宣纸、墨汁 2014

如果说《能够感受到的风景 - 大上海》系列是刘永涛对城市生活关注的开端,那么《迷城》系列则是他在寻找自我心灵突破中的过程。当初入异乡的新鲜感淡去,刘永涛的心灵也随之沉淀。他从上海这样一个典型的城市跳脱出来,开始更加冷静地审视纷繁的当代都市。他敏锐地觉察到,人们受到无限浮华的城市生活的吸引,涌入一个个当代都市,但是生活在城市中的芸芸众生,由于城市的高度稠密,挤压、催生出浓烈的迷茫感与不安感。这种缺乏安全感的体验,使得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重新开始向往慢节奏的乡村生活,从而构成了一种“围城”式的矛盾。作为生活于城市中的独立个体,刘永涛同样需要面对这种矛盾,他试图通过艺术找到自己的化解方式。

《迷城 - 140401》 55×80cm 宣纸、墨汁 2014

在当下的《忘城》系列中,刘永涛进一步融入中国传统书法的特殊笔法,在书写这些墨线时,放开对于线条的束缚。随着绘画中叙事因素的抽离,刘永涛笔下的墨线拥有了更多的变化,通过对于墨线的不断抽象,画面的形象感不断弱化,从而达到对于表面化的城市轮廓的遗忘,同时从从“围城”式的矛盾中得以解脱,重新陶醉于墨线自由书写的畅快之中。由《迷城》系列引申而来的问题,最终在《忘城》系列中得到了化解。

《忘城图 - 160405》 55×80cm  皮纸、墨汁 2016

《忘城图 - 160303》 58×179cm 皮纸、墨汁 2016

而刘永涛希望借《忘城》系列诉说的,正是“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世,大隐隐于朝”的独特生活态度。他以线与墨交织而出的风景,早已不再是一座单独的城市,而是一颗心,一颗即使在压抑繁杂城市中仍自由呼吸的心。

《忘城图 - 160307》 55×80cm  皮纸、墨汁 2016

从《能够感受到的风景 - 大上海》、《迷城》到《忘城》,这些作品中都存有城市风景的意象。刘永涛对于现代都市的解读有着自我独立的发展脉络,从这种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我们能够感受到的是他对自我艺术语言的不断提炼。谈及未来的创作,他觉得自己也许会尝试纯抽象的创作,也许艺术语言的探索到了最终,画面主题变得不那么重要,艺术语言经过反复的提炼,会变得更加的纯粹。

 

图 /  刘永涛

文 /  顾宸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