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评论 Critics of Prize

废墟中的山水

《废墟图》251 × 175 cm 绢本、麻布、水墨 2013

该作品获得2016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优秀奖

废墟通常用来指代遭到破坏、弃置不用的城镇以及被破坏之物与废弃之物的组合。随着现代城市规划建设的更新,新与旧、建立与破坏之间不断产生新的矛盾,废墟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的自然产物。当这些废墟被大部分人遗忘时,雷绍文选择了对废墟作出重新审视,通过艺术的形式,使废墟在他的作品中焕发新的生命活力,引导人们思考那些正在成为过去的记忆、历史以及精神文化。

《青花石No.1》尺寸可变 水泥、钢筋等建筑垃圾 2009

展览《又黑又青又花》是雷绍文在废墟主题上的首次尝试。他居住于城中村中,工人拆除房屋形成新的废墟,是他每天所见的日常情景。经历工人暴力拆除的废弃物,在雷绍文眼中,如同雕塑作品一般,呈现出独特的造型。于是,他选择打破传统的取材界限,进入废墟现场,选取破烂的墙、砖、洗手盘、马桶等废弃之物,保留这些废弃物的基本形态,并且在它们的瓷质表面用工业漆作墨,精心绘以青花。

《青花石No.2》尺寸可变 水泥、砖等建筑垃圾 2009(左)

《青花石No.3》尺寸可变 水泥、砖等建筑垃圾 2009(右)

这些经历暴力拆除的废弃物在被绘上青花后,与同样瓷质、花面的青花瓷产生了一种微妙的联系。因此,雷绍文便将这一系列作品命名为《青花石》。青花瓷与青花石,一则是传统中国文化的代表,中华陶瓷烧制工艺的珍品,被人们精心地收藏在博物馆中;另一则是现代城市发展变革的缩影,来源于废墟的废弃之物,被人们无情地遗忘在废墟中。当青花瓷遇见青花石,两种不同时空的文化在互相碰撞中带来不同的独特美感。雷绍文的这一尝试,为解读废墟艺术之美,提供了具体化的可能。

《青花石No.4》尺寸可变 水泥、砖等建筑垃圾 2009

在尝试用废墟材料创作装置作品,并且取得了良好的立体展现效果后,雷绍文对于废墟文化有了更多的想法。他希望尝试多方面的媒介,用水墨实验作品,达成视觉平面展现,产生新的画面形象。于是,这一次,他回到了他最为熟悉的领域,国画。

《天坑》 141 × 270cm 水墨、绢本、亚麻布 2015

 

雷绍文在这些作品的创作中,运用了与传统中国山水画中相同的形式、构图、造型、色彩,但是与中国传统山水画所不同的是,山水不再是画面的内容主题。雷绍文仅仅选取了山水画的描摹形式,以此服务于废墟的外形塑造。当我们走近这些“伪装”的山水作品,废墟现场那些破碎的砖瓦、散乱一地的废弃物、残垣断壁,裹挟着一股荒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他认为,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进入高速建设发展阶段,中国大陆的土地上各种拆迁,而遗留下来的废墟,则成为了现代人发展足迹的忠实记录,也是现代文明的具体象征。但是,这些曾经恢宏一时的建筑都被推倒,成为了一堆废墟,城市的扩张吞噬了原有的记忆。古人曾用水墨记录山水景致,他也可以用传统的方式记录现代城市废墟的景致。当陶瓷、水墨仍在作为载体,传承中华文明精神文化的此时,现代城市依旧处于不断更新的过程之中。然而随着这种更新的发展,城市逐渐失去了它原有的公共环境、建筑形态、生活习俗,这些精神文化的构成物逐渐与废墟成为一体,在人们的遗忘中走向消失。当所有的废墟都在人们的冷漠忽视下,再更新,再破坏,不断地在重建与废弃中循环。城市的日新月异让人感到无比陌生,那些曾经存在过的记忆、历史、精神文化由谁来记录呢?

《灾难图》 141 × 338.5 cm  水墨、绢本、亚麻布 2015

2016年,《废墟图》获得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优秀奖之后,雷绍文将他那由废墟构成的山水绘画带到了英国,这种社会问题与传统绘画方式的新颖结合,为他赢得了许多赞誉。而随着废墟主题创作中问题的提出,雷绍文对于废墟这一主题的描绘也告一段落。现在的他心态更加沉静,开始了对于人物画的尝试,在顺其自然的创作中,感受艺术为他带来的乐趣。

 

图 /  雷绍文

文 /  全莉 王晓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