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评论 Critics of Prize

珍视最平常的风景

你珍视那些最平常的风景吗?小到一草一木,小到一砖一瓦。在画家刘鹏的绘画素材库里,最普通最常见的风景最为可爱,它们是一些来自网络的图片,不是秀丽的风景图片,不是专业的摄影大作。对于刘鹏来说,它们更贴近大家的生活,而以自己的理解和绘画实践转变这些景象是那么有趣的事情,他想让观者意识到:随处可见的风景,经过画家在画布上的呈现是如此不同。

2014年的绘画作品《此间的风景NO.1》入围了2016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作品展,这幅作品是他研究生时毕业创作的其中一张,同时也是他探索自己的绘画风格的开端。讲究的构图、色块的对比、纵深的空间……一张张风景开始翻开只属于它们的印记。

《此间的风景NO.1》125 ×165 cm 布面油画 2014

该作品入围 2016 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作品展

“对于我来说,一种具有生气与表现力的平面形式或抽象结构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因为在这里更容易找到一种纯粹的主观表现与自我表达。”学生时代大量的绘画写生为刘鹏打下了基础,而他也从写生中提炼和积累出自己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无论是看“此间的风景”系列作品还是其他作品,刘鹏已然很明确了自己的绘画方式,并乐此不疲。

理性的平构色构建立在结构和色彩的调整中显得平实,而同样是对结构、色彩的探究,刘鹏的绘画不只是简单的色块组合,其建立在丰富的结构和富有生气的色彩变化上完成了对这些景象的感化呈现。对于客观世界的转视总需要他对色彩、线条、空间等因素的强大主观理解。无法感动自己的作品怎么感动别人?虽然只是来自外界的素材,他却爱着自己画出的每一笔风景。

“此间的风景”已经画到了50多幅,整体的色块与淡淡的笔触体现着这些风景神奇的生命力,它们仿佛在我们的观看之间流动着,时而安静,时而跳跃。色彩的渐变和对比又给人一种似曾相识又全然一新的感受,一些有负片的奇幻感、一些有童话的纯真感,一次性被那么多样的空间吸引着,借此机会,我们试图共同分享不同的想象。

《此间的风景NO.33》200 × 120 cm 布面油画 2016

《此间的风景NO.34》200 × 120 cm 布面油画 2016

《此间的风景No.37》200 × 130 cm 布面油画 2016

《此间的风景No.43》200 × 130 cm 布面油画 2016

除了“此间的风景”主系列,其他对于生活景象或物象的绘画也各有其趣。“若水”中选取我们常见的水纹为素材,其突破了水色本身的柔和感,放大了色彩以及笔触之间的变化,从而歌谱了水纹的不同律动。《关于一个网球场的的观看方式》、《关于这场雪的三种景象》两组画也是对同类景象的不同表达,转换视角也是转换思考,转换思考同时转换心情。随着刘鹏的视角,观者能在其多变的绘画语言中体会别样的情趣。

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说:“绘画不会消失,如果绘画没了,我们就只剩照片了——这太无趣了。”对于绘画,每一位热爱它的人一定都有自己的执念。绘画对于刘鹏来说是一种表达的方式,也是他热爱的工作,每天在画布上的勾勒连接起他与这个世界寥寥光景的关系,他十分享受这种另类的与世界亲和的方式。“事实上,一种经验模式深藏于我的创作之中,重新组织和筛选所构筑的‘现实’,介入和引导了我们看待‘现实’的方式,正是在这一体验中,我们拥抱了前所未有的美感特性,找到原始的生活感与亲和力。”

《若水NO.4》100 × 80 cm 布面油画 2016

《关于一个网球场的观看方式》300 × 300 cm 布面油画 2016

《关于这场雪的三种景象》360 × 90 cm 布面油画 2016

《生活的片段No.4》50 × 60 cm 木板丙烯 2017

他感言约翰·莫尔绘画奖的评选机制很好,不管艺术家是谁,东西方不同的评委只看画面,这样会更多元化。参加这样的比赛也给自己一个很好的机会与其他艺术家交流。回顾自己的绘画之路,刘鹏表示他一直探索的方向是想使画面更丰富一些、使画面变得耐看一些、色彩的变化更讲究些。目前的系列是自己的钟爱并想一直延续下去的,不忘本心方得始终,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变换,唯守得心中一隅便好。

图 / 刘鹏

文 / 谭柳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