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评论 Critics of Prize

草纸叠出的时间与生命

2016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入围艺术家刘任专访

刘任,1983年出生于上海,在2014年与2016年两次入围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他的创作一直保持着对时间与生命状态的探讨,并不断牵引出视觉和观念的转换。日常的材料常给予他灵感,他的作品在“物”中寄托生命的沉重却又空虚的两面性。

《失踪》草纸油画  26x17x10cm  2014年

该作品入围2016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作品展

《草纸绘画系列》草纸油画  2012-2013年

该作品入围2014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作品展

“春江花月夜”刘任个展现场 东画廊 上海 2016

取草纸承载思想

将纤薄的草纸一张张层叠,再风干,直至这廉价破败的纸张成为一块块具有厚度体量的石碑……对于刘任而言,这已经是近几年他习以为常的几个动作。从2007年创作英语单词系列开始,他就接触到这种看似完全不适合书写的材料了。从那时在单张草纸上写字绘画,发展到今天将上百张草纸通过加工叠加来呈现时间感的微薄图像信息,刘任坦言,他对于这特殊的材料感到亲切。

在这些堆砌的草纸块上,承载的是刘任对于社会意义以及历史渊源的描绘。从第一颗原子弹的爆炸情景到爱因斯坦的肖像,从飞机空难的劫后描绘再到时代杂志的封面……所有种种情景,都凝固在这些大小厚度不一的石碑之上。草纸所具有的特殊纹理质感被一再叠加,从柔软到坚硬,加上手写出的印刷式字体,书写于其上的现代碎片化信息似乎也变得有厚度了起来。

《2004.8.28》草纸油画 26x16x33cm  2012年

从使用单张草纸作画,发展到如今的堆叠草纸,许多人将刘任的作品定义为介于绘画和雕塑之间亦或两者皆是。在早期的作品中,我们就可以看到他一笔一划在纸上精雕细琢出一个个立体的蛋壳,故而刘任的表达,对于二维以及三维的界限向来是有些模糊的,他自己也无法为作品划出明晰的类别,因为在创作之时,堆砌只是他的一个潜意识行为,在层叠过程中,草纸表面完全覆盖,原本草纸的信息与质感被隐藏在了图像与侧面累积厚度的体量感之中,他并没有有意识地要分清自己的作品属于绘画还是雕塑。

因此,刘任的草纸系列作品从二维逐渐向三维发展的过程,是一个时间不断逝去的过程。最表面的图像暗示着一个永恒的定格瞬间,即代表了它曾经的重要,也暗示着即将被时间覆盖掉的无关紧要。叠厚的草纸更像一种凝固的“石碑”记录着曾今活着的痕迹。

用双手捕捉时间

一笔又一笔的刻画,一张又一张的堆叠……刘任的作品充满着这看似机械化的重复劳动,而将这种冰冷的机械瓦解的,正是他的作品中所体现出的对手工制造的无比执着与细腻的表达。初见刘任的作品,由其他废弃印刷品重新回收而制成的草纸、密密麻麻的手抄英语单词、破碎的蛋壳……这些在生活中随处可见的朴素平淡的材料似乎无法让人们将它们与具有冲击性的当代艺术相联系。然而对于艺术家本人而言,这重复的动作使得其艺术作品似乎将时间的流逝凝固在了作品之中。

刘任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幅在草纸上进行绘画的作品是他的《乔布斯》系列。在三张草纸上,他分别排列了三张社交网站“微博”的页面,微博作为走在时代最前端的发声工具,似乎与一贯以细腻笔触刻画生活的艺术家风格较为不符,但微博是信息的新陈代谢与捕捉的最好平台,人的生存状态在此具有充分体现,这正是刘任感兴趣的内容。《乔布斯2》与《乔布斯3》,一张是登上时代年度封面,手捧影响时代的发明,英俊潇洒,充满希望;另一张却是身怀绝症,奄奄一息。刘任将乔布斯口中与其对生命理解一致的观点语句以手写印刷体的方式呈现,再以微博发布的形式表达,这样一种强烈的对比,暗示着人作为生命物种,在短暂人生中既伟大又渺小的一面。

 

《乔布斯系列》草纸油画    21.5x14.4cm  2011-2013年

创作发展到今天,刘任对作品的拿捏更加得心应手,而对于时间与生命状态的探讨,仍旧是他作品中最深刻的主题。《春江花月夜》是刘任的新作,堆砌的草纸被刷成通体蓝色,其皱褶的纹路使得整个画面变得波光粼粼,就像是一片泛着涟漪的湖面。刘任依旧以印刷体的形式,在其上描画了唐代诗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小字隐藏于涟漪之中,是无比诗意的表达。对于时间与人生命的状态的探讨一直是刘任比较关注的方向,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在千百年前就已道出他之所想,他便将诗本体看作为一种概念资料,再通过强烈的手感体验与材料运用的巧妙结合,试图以一种极简主义美学的视觉方式来输出这种情感体验。

《春江花月夜(局部)》草纸油画  67×51×4.5cm  2016年

以内心书写生活

刘任在2014年与2016年两度入围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谈起入围此项国际性赛事的经历,他颇为谦虚,称并不会因为连续两次的入围对他的创作泛起巨大波澜。他仍旧将目光放在日常生活之中,一遍又一遍地用画笔去捕捉漫长时间与短暂人生之间的关系。

2014年的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中,其入围作品《草纸绘画系列》以《时代》杂志的一组封面以及一组微博页面为内容。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大众媒体、新生社交平台充斥着我们的生活,大量的碎片式信息蜂拥进入人类的大脑,这些时新的信息内容,在不仅就会被新的热门问题取代,就如同作为内容承载物的草纸,它们同样反复经历着被代替、被遗忘。

《草纸绘画系列》

1.《你》草纸油画  26x17x13.7cm  2013年

2.《时代1983.1.03》草纸油画  26x17x11.8cm  2013年

3.《功夫》草纸油画  26x17x13cm  2013年

4.《预言》草纸油画  18.5x31x10cm  2012年

2016年的入围作品《失踪》是艺术家一个新的尝试,堆叠而出的石碑之后出现了湛蓝的背景,据刘任所言,这是一片来烘托互联网时代下个体的一种虚无的蓝天。《失踪》这件作品的灵感来源于2014年3月马航失踪事件发生后,马来西亚航空公司主页被网民恶搞篡改后的状态。当人们用着现代科技的成果将一起空难变成了茶余饭后的聊资与幽默的同时,这起空难本身却以一种非常残忍的方式在提醒着我们,人们依靠科技摆脱了地心引力,但科技并没有帮助人们彻底摆脱恐惧。

《失踪》草纸油画  26x17x10cm  2014年

刘任的作品不论过去甚至将来,都以其自身的细腻符号书写着日常生活。他看似专注于一物,然追求的却是穷尽极致地表现出其所不为人知的每一个方面。他笔端倾泻出的如同印刷宋体一般的字体,向我们揭示的是人在机械化工作方式中留存下来的温情的手工痕迹。在他的一笔一划、一堆一放之中,流露出的是他的内心对于时间与生命莫大的珍惜。

连续入围两届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想必对于刘任而言是莫大的鼓舞。作为一个以时间为创作主题的艺术家,刘任期待作为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在不远的将来能够走得更平坦,发展得更为兴盛,也为中国当代艺术的繁荣发展铺平道路。

图 / 刘任

文 / 袁子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