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评论 Critics of Prize

水墨形态的另一种存在

劳同丽,1982年出生于广东省雷州市,2006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2016年凭借作品《寂 - 03号》入围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从色域系列到丽比多之欲系列再至寂系列,他扎实的工笔手法使画面精致、干净、严谨、活泼、条理清晰的在空间里不停地交织中完成,通过对一类元素的不断重叠重复,探索画面上无限的新的可能性。形与形的交织、色与色的碰撞、形与色的结合为画面空间带来无限的延伸、生长的力量。

《寂 - 03号》绢本设色  141 x 275 cm 2015

该作品入围2016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作品展

寂与丽比多之欲

“心凝住一处之平等安静状态。远离本能所起的精神动摇,称为寂;断绝一切感觉苦痛之原因而呈现安静之状态,称为静。盖由修禅定,可令心止于一处、远离散乱等,且摄持平等。”这是出自于《往生论》的一段关于寂的理解,同样也是劳同丽《寂》系列的题目来源。

《寂》系列与《丽比多之欲》系列的主题围绕着生命与生命的力量展开。从形式上看,两个系列都塑造了一种类似树木或血管的造型并通过叠加将元素满布于整个画面,但它们却探讨着不同的问题。

《寂 - 01号》绢本设色 141 x 246 cm 2015

《寂 - 01号》绢本设色 141 x 246 cm 2015 局部

当他的父亲得了心脏病之后,他开始关注一些疾病的常识,他发现血管动静脉的循环流动造影的形状就如同我们现实中看到自然界中的树林一样相似。在冬天里落叶后的树干枝桠,再到树叶干朽后露出的纤维叶脉,让我们看到了身体血脉之外的另一个真实写照。血脉和树脉象征生命最纯粹的理解方式成为他借物诉说的由衷,同时也是他对父亲身体健康长寿的无助和唯一的祈愿。面对生命的脆弱性,它们所代表着生命循环不息的另一面是否警示了我们要对生命给予更多的关注和珍惜呢?血管和树的综合体成为他去表达现实中生命存在着的残酷美和隐藏在神秘中无形中的张力。同时,也是劳同丽对生命的‘生’与‘死’怀有一颗无限敬畏之心的写照。

《丽比多之欲》绢本工笔重彩 三屏 247 x 429 cm 2013

它们有着相似的共同点,都是表达了一种生命形式。它们代表了生命的无尽循环。他说:“它们之间的关系与各自的象征意义,具有代表性地阐述了生命的存在方式与我对生命循环不息地热望和期盼。我把它们符号化糅合组织在一起营造出一个重叠,缠绕,触碰、链接、延伸、扩展,绵绵不绝的活力向上、向下,向四面八方生长的‘生命场域’。同时,指涉着我们当下的世界观与自然界万物间的不平衡关系与生存问题”。然而,这种丰富,是压倒性的生长,不仅代表了一种积极的生命力量,也有它的反面:一旦表面完全覆盖了老的有机模式,根茎生长达到冗余和停滞,死亡。劳同丽告诉我们,只有在空白的地面和叠加的形式之间保持平衡才能产生视觉上的和谐。因此,他想提醒我们,保持生长发育与自然环境之间的平衡是生存的关键。劳同丽在这里见证了他这一代人特有的新的生态意识。

《丽比多之欲》绢本工笔重彩 三屏 247 x 429 cm 2013 局部

在《丽比多之欲》系列作品中,劳同丽借用了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和荣格论有关生命力时的关键词libido(丽比多),做为作品题目。他们认为:“丽比多 ”是一种本能,是一种力量,是人的心理现象发生的驱动力。这种本能所产生的动力欲望,是否也意味着是他个人上的意志力和艺术创作上的表现呢?

他说:“我想借助这种观念来表达自身生活上周遭的事和生存中环境中一切有关联物的联系和自然界生命循环不息中存在隐秘性的能量源,用一种直白的语言沟通图相方式来图绘这种无处不在的奥妙世界,血脉和树脉的共同特征最具代表性地传达了这种言说。”

《丽比多之欲·地平之上05号》绢本工笔重彩 89 x 140 cm 2015

《丽比多之欲》整个系列都是以色调明快、饱和度较高的重彩为基准,探讨的是色彩之间的融合、选择与在空间之间的相互关系,也许是受到抽象主义中冷热抽象绘画的影响,他常常把我们最常见中最容易辨别的七个色相(红、黄、蓝、绿、紫、黑、白)用在同一个画面中去,让它随着承载图相的结构互相穿插、对话,及在画面上进行色彩的冷暖对比。虽然看似丰富多彩,但是它们还是各自纯粹独立着,每个独立的色相穿梭缠绕,赋予观者更宽阔的情感体验,带着我们对它们原有的定义的区分或者去选择自己喜欢的色感意志,即他认为的色感都是拟人式的生命动感时,这种反应是否也是“丽比多”分泌出每个人的欲望需求的索取和心理暗示?

《丽比多之欲·地平之上04号》绢本工笔重彩 89 x 140 cm 2015

相较于《丽比多之欲》系列来说,《寂》系列显得更为素雅,虽然他的创作方式与手法没有改变,但是《寂》系列的画面语言已经呈现出与《丽比多之欲》不尽相同的意味。《寂》系列的作品运用的色彩明度很低,接近于暗灰色系,颜色之间的细微差别削弱了空间的纵深感,将观众带入另一种语境,就像是经历过一次轮回的洗礼之后的生命形态,继续生长着却比从前又多了一份阅历、一份韵味。

《丽比多之欲·地平之上06号》绢本工笔重彩 90 x 138 cm 2015

《丽比多之欲·地平之上06号》绢本工笔重彩

90 x 138 cm 2015 局部

 

活着是一种修行

劳同丽的创作过程就像一场修行,像是他内心里时时刻刻不断重复的低鸣和宣泄。不畏其烦地重复和叠加,营造出的反复和看似的沉重的纠结感。作品之间的关系以及共同探讨的问题都是建立在他对待内心和外部周遭的事情后,以一种具体的形象的线条来描绘记录自己的心态到对人身体内部的关注,再到自己思考生命的终极关怀的问题,也是一个放下的过程。与其说是创作作品,不如说是重新倾听自己。

劳同丽将自己的生命形态融入到这种反复叠加的形式中去构建一个跟“理想丛林”一样的生态循环系统和一个美好的人与人之间平等交心和爱戴彼此的社会实况。这些与连接有关的沉思、遐想和理想化是否真实存在?

人生是条冗长的道路,走在道路上的都是修行。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地平线·正负零零01号》绢本工笔重彩 90 x 138 cm 2015

 

图 / 劳同丽

文 / 罗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