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评论 Critics of Prize

重叠与裹挟

王一,1991年,出生于上海,2015年作品《地点 2015-3》入围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2012年于J:GALLERY举办第一次个展“无物”,2014于和维画廊举办个展,两个作品阶段标志性展览,记录、见证着王一作品从具象走向半抽象,再从半抽象走向纯粹形式画面的抽象作品过程。

《地点 2015-3》 布面综合材料 190x190cm 2014-2015

该作品入围2016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

王一的作品看似冷静、机械,却对观众释放出一种亲密的裹挟,似乎可以从他的每一副作品中感受到他与画布、颜料之间细腻、温柔、优雅而的缓慢的对话。

王一个展 和维画廊 杭州 2014

王一个展 和维画廊  杭州 2014

“一日光” 艾可画廊王一个展 上海 2016

你从何处来?

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二工作室是王一本科与研究生学习、创作的场所,他的创作是一系列空间探索而诞生的结果。在王一的叙述中,他关注的是被人们所忽略,却又无时无刻所至身于的空间,但他始终都没有将人物作为画面观察的一部分。

无物 J:GALLERY 上海 2012

当他选择“空间”作为作品创作的工具时,观察和观察的空间就必然是客观存在的了,在他最初的作品创作中画面是具象的,而在其长期观察空间、探索空间、表现空间的创作过程中发现“当你观察一个角落、房梁或是空间的时候,它们其实都包含着一种抽象性,会变成一个似是而非的东西”。这成为了他作品趋于抽象的始端,在其后阶段的作品创作中逐步消解了具象空间中的微妙色彩变化,他取消了画面中的透视关系与明暗关系,只保留下了属于空间构成的基本元素,作品风格也由具象走向类似于几何硬边的半抽象,而在半抽象阶段后期他便把画面结构本身作为画面主题,对其进行演绎与表达,尝试了透明材料的运用,与此同时他也正式步入了纯粹视觉艺术的创作之中。

无物 J:GALLERY 上海 2012

其实一切都关于画什么、怎么画?在创作的一开始我想着画什么,到创作后期我就开始讨论怎么画的问题了。

三种重叠 2014 镜面综合材料 20x20cmx3

弥漫 铝塑板上综合材料 60x60cm

王一其后的作品发展方向则是由“第二工作室”带来的,他学的是古典绘画,在王一的叙述中古典绘画的精髓等同于一种关系:叠加、时间与画面的关系,于是乎他将古典绘画中的罩染法单独抽离出来、单独运用,使它不再为具象的结构服务,在他的画面中所看到的是纯粹罩染与罩染技法的叠加以及时间的痕迹。他通常在一副作品中将颜色限制在2-3种,并将其调配成近乎透明的颜色,再使用反复劳作的方式在同一平面中进行叠加处理,作品所呈现的释然、通透的空气感的画面特质也使王一的作品在当代抽象画作品中崭露头角。

你似乎可以窥见他与画布、颜料之间细腻、温柔、优雅而的缓慢的对话,当你仔细观察他的画面,你会发现那些隐约的笔触逐渐显露出来,以及由无数层近乎透明颜料堆叠出的细腻空间感,他的作品中单看一层的视觉感受是失色的,但是当近百遍微乎其微的色层重叠在一起时,颜色本来的面目就彰显出来了。王一痴迷于有着丰富制作手感而成的作品,他选择了一种看似简单而直接的方法编制出了一个复杂的平面,画面看似是理智的、冷静的甚至是机械化的,但理性与感性两者之间存在着一种显与隐的关系,理性所提供给艺术家的独立思考更能体现其创作意识。

重叠 2015-27  2015-17 铝板综合材料 60 x 60 cm

地点 2015-2 布面综合材料 160 x 160 cm

另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虽然王一所有创作的作品都采用了罩染法,但目前的作品有两类不同的表现手法,第一类是“重叠”系列作品,作品柔和裹挟着自然、无形之态,并使用了工业铝板,通过后期作品创作消解了铝板本身的坚硬以及工业的质感,而第二类则是偏向刺激式的作品风格,例如“地点系列”,走入展厅时绚丽的色彩和感官的刺激会在深入观察作品时消解,似乎能看到笔触的细腻拖拽,色彩的层叠,看似是精密打印制作出的作品实际上是由画家逐笔勾勒绘画的产物。

  重叠-斜线 2016-10 2016 铝板上综合材料 30 x 120 cm

  重叠-斜线 2016-9 2016 铝板上综合材料 30 x 120 cm

  重叠-斜线 2016-8 2016 铝板上综合材料 30 x 120 cm

你往何处去?

边缘 2016-2 布面综合材料 160 x 160cm

初看王一作品构图结构时让我不禁联想起1936年出生于美国的抽象画家Frank Stella的早期作品,他以标志性的几何图案和形状最为著名,创造了许多“过渡画”(Transitional Paintings)与“黑暗画”(Black Paintings),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Stella逐渐形成自己的极简抽象主义的风格。

Frank Stella 无题 1964

  Hyena Stomp 1962 Alkyd paint on canvas 195.6 x 195.6cm

“你看到的就是你看到的”。——Frank Stella

在Stella早期作品的画面中线条是冰冷的、边界分明的,王一“地点”系列作品与之相比较,两者画面中的构图结构都经过了精心的设计、色块边界极为明确清晰、画面也具有对称性,而不同于王一“地点”系列的作品,Stella使用的颜色为多色调和,并未使用罩染技法,王一作品中相邻色块的边界线是由同色透明颜料之间不同的层叠遍数所致使的微妙色彩变化产生的,而Stella的边界线则是由不同色彩的颜色对比产生的。

两者抽象作品背后的意义与影响也大相径庭,Stella他朴素的几何画使其成为20世纪60年代极简抽象艺术运动的领导者,在他后续艺术生涯的发展中也是第一批运用立体画布的画家之一,在其20世纪70年代,Stella将拼贴画与浅浮雕相结合,其晚期作品包括色彩明亮和结构精致的金属浮雕画,例如:《灵魂出窍》、《头或尾》。在Stella的艺术生涯中从黑白单色演变到多色,平面到雕刻及制造,Stella一直用作品诠释着他自己的话:“变化其实是关于你做什么,你从它学到什么。”他似乎在提醒着后世的艺术家坚持与变化是一个艺术家必不可少的能力。

而王一则在快速消费及快节奏的社会、艺术环境中坚持着传统而缓慢的绘画方式,90年代的艺术家反应的社会问题与80年代甚至老辈艺术家们是截然不同的,当今走进美术馆,展厅里充斥着影像、装置或者新媒介的艺术作品,绘画作品因为其本身的有限性似乎出现在大众视野之中的频率降低了,王一则是在绘画中寻找着更多的可能性与方向性,展示着当下青年艺术家对于绘画本身的一种新思考和新意识。

亚里士多德曾说过:“最优秀的实践的目的就是实践本身”。在王一创作作品时笔刷与铝板、布面接触时的触感和拖拽感是无法用其他绘制媒介代替的,这种过程是极其私人化的,这种过程更像是一种修行和冥想,在现今不断出现的艺术创作新媒介中,绘画或许必将会成为很小众、个人的“艺术”,但它又将是精湛无比的,同时因为他所使用的材料具有反光特性,在观者观看、解读作品的同时似乎也能看到自己,在王一看来这也是观者在阅读、审视自我的过程。王一作品中色彩的静谧感、时间的流逝感、几近镜面的折射感也在不断地向观众发问:“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一日光” 艾可画廊王一个展 上海 2016

 

图 / 王一

文 / 黄梦珠